软件和互联网应用有什么区别?

我一直认为IT世界里,除了硬件就是软件,比如微软、甲骨文、金山,这些都是软件公司,他们的产品Windows、数据库、办公软件,都是软件。

后来有了互联网,出现了搜索引擎、门户网站,他们被称为互联网应用,百度、新浪、搜狐被称为互联网公司,这时候有一个问题,他们还是软件公司么?他们的产品和软件公司有一个很大的不同——不用安装,通过浏览器登录网站即可,前提是要有网。淘宝、QQ也是那个时候有的,淘宝更像互联网公司,QQ更像软件公司,因为很多人还是会下载一个QQ软件,但他们的共同点是——没有网没法用。

所以,区分软件和互联网应用,可能有两种方式:一、需不需要提前安装在电脑上,二、是不是依赖网络

再后来有了移动互联网,迅速所有的东西都变成APP,叫做手机应用了,手机应用都是需要提前下载安装的,如果按照第一种区分方式,那么所有手机上的应用都应该是同一类的,事实上不是,手机上有些应用,比如银行的APP、比如12306买火车票的APP,这些与微信、抖音应该不是一类。

那是不是依赖网络是一个区分的重要判据呢?我认为也不是,迅雷作为一个下载工具,非常依赖网络,那它是一个软件,还是一个互联网应用呢?我觉得它还是一个软件吧,毕竟与微信、淘宝、视频等典型互联网应用还是不大一样。

好,两种可能的方式都被否了,那如何区分软件和互联网应用呢?有人说软件是工具,互联网应用不是。那游戏,尤其单机游戏,显然不是工具,但也很少被认为是互联网应用。微信是互联网应用,但微信不也是通信工具么?

为了搞清楚这个事,我看看互联网应用都是什么?基本集中在电商、生活服务、社交、搜索、新闻、视频、游戏等领域,对应着人们的消费、娱乐、社交和求知需求。那软件都是什么呢?操作系统、数据库、办公、中间件、开发、模拟仿真等,除了上面提到的单机游戏,基本对应着人们的工作或者解决问题的需求。那解决问题的需求和满足消费、娱乐、社交、求知需求有什么不同,他们都是为达到、完成或促进某一事物的手段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都是工具,但不同在于:所谓的“某一事务(即目标)”与“手段”之间是否同一。对于软件来说,确实更类似于工具,就像我们使用扳手修理汽车,对扳手本身我们不感兴趣,而是对它产生影响的汽车感兴趣。对于互联网应用来说,目标与手段是同一的,电商应用本身就是商场,用户感兴趣的就是逛商场;微信本身是交流工具,而用户感兴趣的就是交流。视频网站、新闻聚合类网站都是如此。

所以说,目标与手段具有同一性的,是互联网应用;目标与手段具有分离性的,是软件。

那么,搞清楚这个有什么意义呢?我认为对于投资来说很有意义:目标与手段相分离的工具,人们希望操作这个工具的效率越高越好,也就是时间越短越好,那就不要妄想它成为平台或者具有所谓的生态网络,而要关注用户体验,用起来是不是顺手、方便、高效。目标与手段相同一的工具,人们乐在其中,操作工具的时间越长越好,这个时候用户体验的关键就不是顺手不顺手,而是有没有足够多吸引用户的“内容”,这个内容可能是商品、可能是影视剧、可能是新闻消息,只有形成平台和网络效应的工具才是好工具。

又有人说,可不可以按照to B和to C来分,软件是to B,互联网是to C。我觉得这样有些武断,Office是 to B还是to C呢?很多软件提供个人版和企业版。还有很多开源软件,个人可以免费下载,企业用户就需要付费。另外像迅雷,我认为它更偏传统软件而非互联网应用,但它是to C的,所以不能按照to B/to C来区分软件和互联网应用。

说说Pivotal这家公司和他的生意

最近研究云计算,看到一家企业Pivotal,国内有些企业也在对标他。简单研究了一下,发现这家公司确实很牛,但不见得是个好生意。

Pivotal确实非常出色

对于软件公司来说,拥有一个全球popular的开源项目就很牛,而他拥有几个在软件和云计算领域举足轻重的开源项目,像Spring、cloud foundry、RabbitMQ。直观得说,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我们的衣食住行基本离不开他。比如12306,大家发现在春运抢票的时候它也不怎么崩溃了,用户体验好了很多,原因就是用了Pivotal的Gemfire解决了尖峰时段流量高并发问题。
列举几个典型的开源项目:

另外彰显实力的是在Github上的贡献度,Pivotal名列第四,前三名依次是Google、微软和Red Hat,第五名是IBM。全球这么多软件企业,Pivotal能和这些巨无霸相提并论很不易,更不可思议的是人效,要知道Google研发5~6万人,微软10万人,第五名IBM有38万人,Pivotal全球2500员工,研发也就几百人。

为什么Pivotal如此出色?

一来公司是有长期储备的。Pivotal 2013年才从EMC分拆出来,但前身可以追溯到1989年Robert Mee创立Pivotal Labs,这家小软件开发咨询公司逐步发展成为敏捷开发领域领导者,并在2012年被EMC收购,其实Pivotal成立的时候已经有24年历史了。

二来Pivotal后面是有大腿的。新的Pivotal与当初的Pivotal Labs完全不可同日而语,不仅股东有EMC、VMware、GE,关键是EMC与VMware(EMC的子公司)将积累的大批优质资源都装进了Pivotal,比如spring 2009年被VMware收购,2013年转给Pivotal;Cloud foundry是VMware于2009年开始内部开发的,2014年转给Pivotal;Greenplum 2010年被EMC收购,2013年成为Pivotal的一部分;RabbitMQ是2010年被VMware收购的,2013年成为Pivotal一部分,等等。怪不得很多人说Pivotal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。

当然Pivotal很有价值,但并不赚钱

2018年4月Pivotal在纽交所上市交易,IPO市值38.4亿美元,随后市值最高超过60亿美元。2020年1月,Pivotal被VMware全资收购,交易价值27亿美元。要知道16年C轮融资时公司估值就有28亿美元。显然Pivotal是2019年全球一级市场泡沫吹破的又一个案例,也反映软件公司持久以来的问题——不赚钱(不是没有收入,而是没有利润)。

公司收入持续增长,且产品订阅收入占比持续提高,带来毛利水平不断改善,说明公司的产品和市场都没有问题。

但利润情况就不是很美好了,虽然金额在收窄,但亏钱的事实没有改变,18财年依然亏了1.4亿美元。不过考虑到无形资产摊销和股权支付的影响,其实Pivotal现金流是有较大改善的,18年经营现金流净流出仅为500多万美元,基本可以不靠融资活着了。

对于软件公司来说,成本基本上就是人,和一些活动经费,所以人效就非常重要,Pivotal的人效确实在改善,但还不够。尤其是销售的效率较低,这部分提升一方面要依靠收入结构的持续优化(即订阅收入占比要持续提升),另一方面也要依靠销售团队的优化。

VMware为什么要回购Pivotal?

对于VMware来说,Pivotal就像自己的亲儿子,有继承关系,而且是把最好的部分“遗传”给了他。Pivotal也不是不争气,毕竟IPO时候融了不少钱,“浪子”在外面漂泊一番之后回归也算是最理想的选择,毕竟一身的本事还在。

对Tesla的投资和再估值

“Aswath Damodaran是纽约大学Stern商学院教授,研究领域公司金融和估值,出版的著作已经成为经典教材,是我非常敬仰的大师,他时不常在博客上分享对市场的看法和分析,很有意思也很涨知识。他的博客:Musings on Markets”

正当全国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,Tesla的股价走出了令人沸腾的曲线,Damodaran就此发表了一篇文章,他去年6月份的时候对Tesla做过一次估值,190美元/股,他在180美元/股的价格买了一些,没想到自打那之后股价飞涨,前两天更是飙升到887美元,达摩自然是赚了不少。那他现在对Tesla如何估值,有何变化,为什么变化,如何看待现在的价格呢?
Tesla股价走势图
有意思的是,达摩开篇先阐述自己价值投资的理念,即不论什么公司,不论有多喜欢,核心是价格。这么阐述的原因是他一直被认为是Tesla的唱空者,去年6月份买入时,被认为背叛了自己的理念。达摩承认买Tesla风险很大,但买与不买的决定因素始终是价格,他还给Tesla的股票定了个性——要不一飞冲天,要不就自爆死翘翘,没有middle ground。

去年6月份的Tesla,他说那是 a story stock loses its story,按照大A股的解释就是概念股没概念了。Tesla风雨飘摇,短短几个月股价跌了40%。达摩计算的估值是190元/股(当月股价在179~223区间震荡),假设条件2030年收入达到1000亿,税前营业利润率10%,公司不仅有债务,还在亏损,而且再融资的空间越来越小,所以有20%的概率破产。即便如此,达摩还是以180元/股买入了一些,相对190的内在价值,buffer很小,对于价值投资来说显然不是好的标的。但达摩的理由是,根据测算的价值区间,股价上涨的概率远远大于下降。而且他觉着Tesla是很有前景的年轻公司,只是不够专注。

投资之后Tesla的股价立即反转,高歌猛进,达摩自己认为是pure luck。一个价值投资者成功赚到了交易员都不一定能赚到的钱,踩中市场情绪和势能的反转,当然,这个反转背后的原因还是和Tesla近期足够硬气的财报有关:
1.收入重新增长:去年年中看起来已经增长乏力,后两个季度收入又恢复增长;
2. 运营效率改善:公司最大的问题是不能及时交货、没有高效的供应链,去年下半年明显公司在努力并专注得解决这些问题;
3. 噪音减少:Elon Musk毫无疑问是一个自带流量的CEO,对公司来说有好的一面,但更多是噪音,这些噪音干扰了公司的正常运营,甚至会破坏人们对公司信任感,比如轻率得宣布Tesla 3定价35000美元和每周生产5000辆车。下半年Musk安静了很多,也让人们把视线聚焦到Tesla业务进展上。

从投资的角度,股票的价格和价值是分离的,正因为此,市场上有不同的玩法:交易员(traders)玩的是价格游戏,观察市场情绪,把握势能;投资者玩的是价值游戏,估算内在价值,等待价格趋近。价格和价值背后的驱动力不一样。对Tesla而言,价格却对价值有正反馈作用:随着股价上升,有些可转债会转换为股权,违约风险降低。另外再融资的成本降低,需要稀释的股份减少。

那么现在Tesla的价值是多少?

根据最新的财报,Tesla估值的基础数据发生了变化:

经营基础数据

基准年的收入比6月份的预计增加9%,营业利润亏损收窄,长久期待的规模效应终于显现。估值的假设条件需要如下调整:

估值假设条件

1.预期增速增加:从22%调整到25%,导致2030年的收入达到1255亿,之前预测是1000亿;
2.利润率增加:税前利润率从10%调整到12%,这个利润率已经大大超出了传统汽车厂商的生产效率;
3.更高效的再投资:之前收入投入比是2,现在将短期收入投入比调高到3,长期维持在2,因为公司现有的生产能力(64万辆/年)已经足够应付未来1~2的增长,短期投入会相对下降。

再有一个显著变化是资金成本下降,不过这和Tesla的关系不大,得益于宏观市场变化。其一,美国国债利率降低,其二,债券的信用利差降低,即便Tesla本身的信用评级并没有变化。最后,Tesla股价上升淹没了其立马倒闭的论调,违约概率也砍了一半——10%,当然,如果后面股价又掉头向下,这个论调还会起来。综合计算,Tesla现在的股票价值应该是427美元

很多人会argue,一个公司合理的内在价值不应随着市场情绪波动,否则还叫什么内在价值?理论上确实如此,但现实往往就是要随行就市,估值为决策服务。

可以看一下上述变化对估值的影响分别有多大:

估值变化影响因素

可以看到,对估值变化影响最大的是利润率,随后是收入增速和资金成本。这张表更大的意义是揭示了一个事实,或者说提出了一个问题:Tesla价值的讨论不应该集中在它是否还能增长,而在于Tesla究竟能实现多高的利润率,在于十年后整个汽车行业是怎样的。毫无疑问行业市场空间巨大,但Tesla所代表的电动汽车,它们是在传统汽车基础上的更新迭代,还是属于消费电子甚至高科技产品?如果是前者,利润很难达到两位数,除非你做得是小众产品,如果是后者,高利润率或许是合理的。

现在该买还是卖?

相对于427元的估值,现在股价太高了(581~650),那市场是不是已经过于疯狂了?达摩的解释很有意思,他说我完全可以把收入增速再调高,比如到2030年达到2000亿美元,把利润率调到18%,也并不太离谱,因为市场的体量在这里,而高科技企业的利润率就是这么高。这么一调,估值马上会跃升到1168美元,这么看目前的股价并不高(达摩的这段解释我认为揭示了估值的本质,它是为决策服务的,决策者希望怎么做?它是讨价还价的工具,过多讨论对错没有太大的意义)。接下来,将收入增速、利润率、再投资效率、资金成本作为变量,应用Monte Carlo分析得到Tesla的价值区间分布,可以发现接近90%的概率是低于650元的,所以说目前的市场价格风险很大(划定估值区间更有参考性)。

monte carlo分析

后记:Damo一直在说他想拿着Tesla至少一年,否则就要交20%的利得税,但显然他觉得目前的市场价格是个好的卖点,所以即使在税上损失20%,他还是以640的价格把Tesla卖掉了,他说自己不是一个trader,无法把握市场的势能和情绪。不过他认为卖掉Tesla可能只是短暂的分别,会有价格合适的时候有机会再次买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