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C不是一个好职业

中午见到一个茅台基金的小伙子,做一级市场。我问他你会一直做一级投资么,他说如果在市场化基金,一定不会一直做,因为他觉得一级投资的成功不可持续、不可复制,有太多时代的因素。如果这样说,其实就不应该在这个行业待下去。他的潜台词是,如果正儿八经的搞投资,是无法持续挣钱的。如果想靠投资持续赚到钱,就得按照非市场化的方式来。这点我有点同意,但他这么说让我觉得既震惊又悲哀。

一级市场投资的从业者都是聪明人,但普遍处于困惑和拧巴的状态,看不清自己做的事情,也看不清自己。相比于其他行业,投资职业并没有更难,也没有更容易。就像其他行业一样,不会比别的行业明显更难或更容易。但大多数人确实不合适以投资作为职业,就像大多数人并不适合做企业家、医生、律师。

投资作为职业,为了赚钱,手段是资产增值。但资产增值有几种方法,一种是亲自去搞,想尽办法提高资产的价值。这也有很多方法,比如你可以亲自去搞经营,也就类似于创业或职业经理人,天天想着如何搞客户、拓市场、打造产品、聘用人才。但亲自经营不是投资人干的事情,很少看到投资人亲自做企业管理,而且投资人管理企业经常也不成功。但反过来,创业者或职业经理人转型做投资倒是很常见,而且好的投资人往往有这些经历,比如国内的段永平,海外有Founder’s Fund,也做得不错。

除了亲自经营,能提高资产价值的另外一种方法是偏金融的,即并购重组(或者所谓的市值管理)。这种方法是投行、PE干得事情。他们不在经营层面捣鼓,而是在企业层面,相对来说都是“大事”,西方有种说法叫“rain maker”。在我的理解下,这种资产价值的提高方式更多是通过“当前价差”或者说“套利”来实现的。比如经典的“门口的野蛮人”KKR搞RJR Nabisco,他们发现这家企业的食品业务估值被烟草业务拖累,如果分拆的话,食品业务单独上市可以在估值上“套利”,就是说即便业务不改善,只要剥离烟草业务再搬上资本市场,就可以享受资产升值了。更妙的是,烟草业务虽然拖累了整体估值,但现金流特别好,“rain maker”们可以空手套白狼。另外例子是国内一二级市场曾经有明显价差,IPO市盈率不能超过30倍,但只要上市市盈率都在30倍以上,那你只要能“打新”,就是妥妥的赚钱,而打新的大户是券商、投行、公募基金,这也是“套利”。放在过去都是所谓的“投机倒把”,要被抓起来的。

除了亲自经营和并购重组,资产增值的方法还可以完全是被动的:买进持有,等待增值,卖出获利。我们的股神巴菲特就是干这个的,所谓的股民原理上也是干这个的,VC或者说风投,是干这个的。这种投资的方法听上去有点不劳而获,其实不是,它的付出是“时间”。把今天能够用来吃喝玩乐的钱,放到以后,而且要承担风险。未来能有什么结果,完全靠“等”,结果错了,也没机会补救,因为不可能回到买进持有的那个时点。而时间对每个人来说,都是稀缺资源,要知道人的生命有唯一一件事是确定的,那就是死亡,或者说时间是有限的,我们只不过借来几十年的时间来花。所以被动投资的成本很高。

这里讨论的投资,都是指被动投资,如果范围再缩小一些,是指VC这种投资于未上市小公司的风投。

VC风投不是一个好职业。

以VC风投作为职业经常会无聊。因为VC投资本质是跟自己较劲,不是与人互动的职业。VC赚钱靠中小企业增值实现,纯靠等。不参与经营,人家辛苦干活没事不会搭理你。不做资产整合、不套利,各种资源方也不会跑来和你勾搭。很多VC说每天要见很多人、说很多话、频繁出差,因为要找项目,找LP,这段确实不无聊。但找项目和LP的过程不是在赚钱,是在花钱。

职业VC会长期没有成就感。做业务签个单会有成就感,搞研发迭代一次产品会有成就感,做行政安排个会议也会有成就感,而且相对周期都比较短,起码在一年以内。VC不然,一笔投资下去可能长年累月都没有收益,比如我们的项目平均持有年限是7~8年,在这段时间里是没有一分钱进账的。当然VC投资的成就感并不只来源于财务收益,还有判断正确的喜悦,可判断正确也要用时间来印证。更虐心的是,你的判断是正确的,但没有体现在估值或财务收益上。比如我投的网藤,投的时候认为工控安全会是一个割据市场,B端大客户销售能力是核心竞争力,所以选择网藤。后续行业发展也印证了我的判断,但一级市场不买单,网藤的融资持续不顺利。有人说,VC的成就感还有投项目,但能持续投项目的机构和个人太少。

没有安全感。这跟VC的业务模式有关,项目的获利是长期的,短期没有经营现金流。但日常的衣食住行都需要现金,所以很长时间你的银行账户持续失血。如果项目出了问题获利无望,或者在项目获利前你的银行账户就可能透支,那就非常焦虑了。为了应对这种不安全感,要不然你有向LP收管理费的能力,要不然就得有其他维持短期生计的方法。

一个职业,无聊、没有成就感和安全感,这怎么可能是一个好职业呢?

@2023年9月18日